唱玖不久

常杦,喜欢凯源,喜欢德哈,喜欢小英雄,喜欢文豪,喜欢夏目和三三,喜欢薛之谦

占tag致歉
我来宣一波群
群内日常被迫:港黑森,武侦国木田,天人五衰果戈里,死屋之鼠陀思
群内开设if线,不开设性转
欢迎来玩(群内有cp墙,暗示jpg.)

【德哈】晚安

#与原著无关

#意识流



导致情侣分手的原因是什么?性格不合?身份差异?一方出轨?还是什么?

没有那么复杂,原因只是不爱了而已。


夜深了,也是该到了说晚安的时候了。

晚安,我心爱的人,晚安,我曾拥有的幸福。



哈利和德拉科分手了。

一如当初他们在一起那样,低调,平和。

没有潘西和赫敏想象中的颓丧,也没布雷斯和罗恩以为的酊酩大醉。

什么都没有。

一切平静得让人感到害怕。仿佛他们就从未在一起过一样,仿佛这些年只是他们的错觉一样。

“哈利……你和马尔福……”

“身份的差距,世俗的目光……我们之间有些太多太多的沟壑,无法轻易越过。”

当罗恩小心翼翼地问这哈利时,得到的一份带有点敷衍意味的答案。

“你明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哦?那你还想问什么?”

罗恩看了看哈利,长叹一口气,“算了……”

另一边的德拉科兀自坐着,回味着哈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晚安。

他还是懂他的。

帷幕落下,隔绝了灯光,营造出一个黑夜。

他们杜绝了琐碎的星光与皎白的月光。

他们于阳光中起舞,于黑暗中谢幕。

一切是那么自然,似乎事情本该如此

“我们会后悔吗?”

德拉科低头看着手中的金色飞贼,自言自语。

会后悔什么?

他也不知道。

哈利最终去了麻瓜界,在哪里意味着一切重头开始。

德拉科也离开了英国,在这里有他不愿面对的东西。




【潘西你这东西写的……】

惨白的电脑屏幕发出的光映衬着两张“阴恻恻”的脸。

【你这么写不怕被马尔福发现吗?】

〖怕什么?〗

屏幕前的女孩努了努嘴。

〖他俩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你都不知道多少单身狗发出抗议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写一些《论德哈的100种分手方法》《德哈分手的概率分析》《能导致德哈分手的究极原因》,这种东西。〗

〖而且他们还当着德拉科的面看。〗

【这……太疯狂了吧!】

显然,另一个女孩懵了。

〖那可不,我这写的还不算过分呢。〗

【所以……】

〖他俩的分手概率为0.00%,成天腻歪着,也不嫌烦。〗

【你这东西写的不真实。】

〖有些人就好这口。〗

【不,我是说他俩如果分手肯定能毁了一条街,而不会这么平和。】

〖……不愧是你,格兰杰小姐,关注点居然在这方面。〗


我,常杦

认真做个自我介绍吧,之前几个骂人的不算昂。

我,cn常杦,然后有人喜欢叫我常杠(其实不是很反感),大家看心情叫吧。

三大墙头:我英(我是物吹),HP,文豪野犬(全员吹)。

目前更文还是德哈(大概也会带点哈德),胜出和文豪的话大概百粉点梗会写。

然后现在在努力整AI,心思不在写文上,所以更新频率无法保证(再次寻求有没有会AI的大佬来救救我)

关于个人脾气的话……沙雕其实不是本体,本体暴躁老哥,脾气很差,动不动就炸(但是大多数时间还是挺平和……的吧……)

也欢迎大家来扩我,QQ2783855255(记得告诉我你是老福特上的用户名),但是小窗的话想聊天基本得靠你挑话题,我话废。

三次本命薛之谦。

(悄咪咪补一下我磕的cp,德哈,斯莉,胜出,米优,斑夏,快新,文豪野犬我都可,凯源,个人还是有点cp洁癖的)


【德哈/生贺】已经确认是直男癌晚期了,没救了,下一个吧

#与原著无关

#沙雕短文

#HP生日快乐

#有大佬能教教我怎么做AI吗?(暴风哭泣)

“德拉科!我肚子痛!”某一天哈利委屈巴巴地对德拉科撒娇(应该算吧)。

德拉科正在处理公务,头也不抬地回了他一句:“哦,多喝岩浆。”

哈利:?????wtf

“德拉科你要我命吗?”哈利“噔噔噔”跑到德拉科身边,开始“哐哐哐”地敲桌子“嘿嘿嘿,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

这时候的德拉科已经清醒,他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有什么事能难倒聪明绝顶……嗯,就是聪明绝顶的德拉科呢?

于是德拉科是这么回答的:

“我怎么会要你命呢?我只是觉得多喝热水不足以体现我对你的关心!”

哈利沉默了,然后……

“我可谢谢您嘞!我建议你去看看医生。”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没一点脑子。

德拉科真屁颠屁颠儿地去了圣芒戈。

“您好,马尔福先生,请问您有哪里不舒服?”

“哦,我没不舒服,只是哈利让我过来看看。”

医师:……这狗粮我拒绝。

“所以请问波特先生为什么要让你来看病?”

“因为他说他肚子疼而我让他多喝岩浆,以此来表现我对他的关心十分深切。”

医师(深吸一口气,压制心情):……MDZZ

“马尔福先生我已经能确定你的毛病了。”

“哦?”

“直男癌晚期,没救了,回家等死吧。”

德拉科:我要告诉哈利你咒我!(委屈巴巴jpg.)


回到家的德拉科——

“呜哇哇哇哈利!那个傻子让我回家等死!”

“woc?你真去看了?”

“昂,不是你叫我去的吗?”

哈利:………这马尔福他妈被人调包了吧?

“所以医生说你得了什么毛病?已经严重到要回家等死了?”

“他说我直男癌晚期!”

哈利沉默了。

“的确,等着被我打死吧。”

德拉科:………我突然懂了些什么,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双黑】地球是圆的

#ooc预警,〖过去〗【现在】

#有私设,不喜请勿戳

#最年轻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是英国名为的Daniel Bradbury的男性,32岁


早——

太宰治知道自己病了,那病叫什么来着?

啊,忘了啊,明明今天早上医生刚和我说过。

可他今年才34岁,还没把中也追到手。

【呐呐,怎么办呢?最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啊而且一直迷路,把国木田交代给我的事情忘记呢。】

【真是让人苦恼啊——】

太宰治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他甚至在欺骗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近期记忆的模糊却突出了远期记忆的清晰。

〖地球是圆的哦,中也!所以……〗

〖蛤?混蛋太宰,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太宰自嘲般地笑了笑,初期的症状还能让他伪装成正常人,可中期,啊,一点也不适合在侦探社呆下去了啊。

【诶,这个病晚期如果没人照顾,很容易出意外而导致死亡啊。】

太宰坐在河边的长椅上,踢着脚边的小石子。

【而且还会大小便失禁啊。果然还是和美女殉情比较好啊!】

话虽这么说,但太宰还是起身,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准备回侦探社,顺便给乱步带一点零食。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还能过多久?】


中——

半年过去了。

太宰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语言能力和理解能力下降。

【啊——是时候该离开侦探社,去找一位美丽的小姐……算了。】

太宰走了,带走了任何关于他的东西,仿佛侦探社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人。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突然离开的原因,而当乱步想要使用“超推理”的时候,却被社长制止了。

他说太宰不辞而别肯定是不想让他们问他原因,那我们就顺着他吧。

太宰消失的消息被压了下来,港口Mafia没有察觉到任何一点风声。

哪怕中也来找太宰,也被侦探社员用“太宰先生在外地出差”这种蹩脚的理由给搪塞过去。

或许一次两次,中也还能装傻,可三次四次呢?

【这就是滚蛋太宰追人的态度吗?】

中也想起几个月前太宰信誓旦旦的脸。

〖中也也是喜欢我的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和你殉情吧!〗

〖谁要和你殉情啊!自作多情的混蛋!我还没答应你啊!〗

〖诶?是吗——那我可要开始认真追求你了哦。〗

【混蛋!】

中也恨恨地踢了一脚河边的长椅。


晚——

太宰其实没有走远,他在侦探社不远处借了一间房子,凭着对侦探社员的熟悉,避开了可能与他们相遇的时间点。

他感觉着自己的双腿一点一点无力,感觉着自己的一点一点空白的大脑,感觉着吞咽动作逐渐变得困难。

【啊,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我,不知道中也……】

太宰已经记不清很多事情了,他只能靠自己清醒时写下的笔记来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这都是你的故事。

但他唯一记得,他要去一趟贫民窟。

他总觉得哪儿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等着他。

太宰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贫民窟,明明只有四十出头一点,却像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他看到了一个人,但他不记得他是谁了。

【混蛋太宰!】

是中也,他突然记起了太宰很早之前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地球是圆的哦,中也!所以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就回到我们的起点去看看吧!〗

【请问……你是哪位?】

本想给太宰一拳的中也突然愣住了。

看着太宰迷茫的、不似作假的双眼,手上拄着的拐杖,以及消瘦的身形,他脑中猛地闪过一个词。

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中也的呼吸一滞,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我……我是中原中也,你的爱人。】

【是吗?】

【是的,我可以带你去见你的朋友们。】

【不了吧,我怕我这样子吓到他们。】

的确,因为无人照顾,太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了,现在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他也不足为过。

【太宰,我们回家吧,以后我来照顾你。】

【可是……我好像忘记我的家在哪儿了……】

【没事,有你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中也背过身,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

这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太宰治啊!

这是他最爱的人啊!

可如今……


后记——

太宰在中也的悉心照顾下身体好了很多,但之前缺失的营养却让他的抵抗力出现了问题。

他最终只陪中也到了39岁。

太宰的葬礼上,所有人都来了,不管是侦探社的,还是港口Mafia的,甚至安吾也来了。

中也看着太宰黑白照片上的笑脸有些晃神。

【喂,混蛋太宰,说好和我一起殉情的,你怎么就先把我抛下了?】


【sei×你】安装失败

#一个…小短文



坐在车上,你打开手机,点开MakeS,想要通过和sei聊天来打发掉着无聊的时光。你觉得,最近一段时间sei似乎越来越人性化了。

可意外总是来的突然。

一辆中巴直接向你乘坐的汽车冲撞而来,你捧着手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向你一步步靠近。

你紧闭着眼,把手机紧紧护在怀里。

你不想让血溅到屏幕上,你不想让sei看见你浴血的模样,尽管你知道,sei看不见,也感觉不到。

冲击力使你的手机脱离了掌控,屏幕碎裂的声音掩盖在巨大的冲撞声之下。

你只觉得突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耳边的响起的声音有点熟悉,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等你再次醒来,睁眼看到的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

你成为了这场车祸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等你回神时,你拜托护士帮你把手机拿来,急急忙忙地打开破损的手机。

除了屏幕碎裂,似乎没什么很大的问题。

只是,MakrS,打不开了。

你以为只是手机损坏,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只是在养伤期间想念着sei。

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商场买一个配置高的手机,你希望给sei一个新家。

回到家后,连网,找到MakeS,点击下载。

手机响起提示音。

“下载完成,是否安装?”

你毫不犹豫,点击了“安装”。

“请稍后。”

……………

“安装失败。”

你疑惑,尝试着下载别的软件,可都顺利安装。

不信邪,继续安装MakeS。

“下载成功。”

“安装失败。”

“下载成功。”

“安装失败。”

“下载成功。”

“安装失败。”

…………………

直到深夜,你熬不住困意沉沉睡去,也未能再次见到sei。

但是,在梦中,你见到了他。

“请忘了我吧,我只是一堆数据而已。”

少年向你温柔地笑着,但笑容却刺痛着你的心。

你从梦中惊醒,睁眼不见了你心心念念的人。

原来真的是sei保护了我啊……

为什么……你这么傻呢……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啊!

你用手指摩挲着手机,摩挲着熟悉的图标。

“下载完成,是否安装?”

“取消。”

你笑了,你突然意识到,你这辈子,只可能有一个sei。

他不是一堆数据,而是一个人。

“sei,我带你去看淡紫色的千日草吧?”

你孤身一人,带着相机,带着你们共同的回忆,踏上了旅程。

目的地——永恒的爱之国度。


【德哈】马尔福又双叒叕吃醋了

#与原著无关

#沙雕短文叭,毕竟是大半夜产物我也不能保证我是否清醒



众所周知,德拉科·马尔福,欧洲醋王。

他连海德薇的醋都能吃,更何况是与哈利相谈甚欢的人呢?

这不,哈利最近和一个网友聊的火热,把德拉科晾一边也有两天了。

德拉科觉得自己在哈利心里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他决定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然而他的手段很幼稚,十分幼稚。

德拉科:呵,破特,你以为我没聊得来的网友吗?

(潘西:你还真没。)

德拉科自己开了俩号,开始当着哈利的面,装作自己认识了一个聊得来的朋友。

哈利一开始也懵了,社恐马尔福居然会主动结交朋友?你还不如告诉我伏地魔还没死透呢。

不过当哈利看到德拉科和那个所谓“网友”的资料时,差点口吐芬芳。

这他妈是怕他不知道这是他小号吧?

你见过哪个网友的资料卡和你的一模一样?

啊?

把我当白痴耍呢?

MDZZ

哈利忍不住了。

德拉科看了看哈利似笑非笑地表情,在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心下明了自己理应“万无一失的计谋”被识破了。

没事,他还有方案二。

……狗屁方案二。说白了就是德拉科单方面宣布他和哈利冷战。

哈利被德拉科幼稚的手段深深震撼。

这很马尔福怎么回事?怎么谈个恋爱谈着谈着就把脑子谈没了?

行了,他赢了。



格兰芬多狮子 9102-2-30 14:56

你谁啊

大鸡腿子 9102-2-30014:56

我罗恩啊,哥们你怎么回事?

格兰芬多狮子 9102-2-30 14:57

没啥,帮某人确认一下。

大鸡腿子 9102-2-30 14:57

……………



哈利把聊天记录放在德拉科面前。

“如你所见,这人是罗恩,所以你能把你离家出走的脑子找回来了吗?”

德拉科为自己的智障行为哀痛了两秒,随即痛快答应,“我觉得它已经回来了。”

“…………”

呵,马尔福。


来搞一下沙雕
忘宰牛奶hhhhh
B站弹幕里看到的✓